1. <acronym id="tlgmh"></acronym>
      1. <table id="tlgmh"></table>

        1. <track id="tlgmh"></track>
          改變命運的,其實是另一塊屏幕
          直播 改變命運的,其實是另一塊屏幕 直播 | 2018-12-20 17:14 改變命運的,其實是另一塊屏幕 老斯基財經

          直播能不能推進教育公平,還只是對于未來的猜測

          當大城市的白領空閑時刷著手機,對快手中土味網紅的生活哈哈大笑;縣城中學的高中生,卻坐在教室里一臉虔誠地望著直播課的大屏幕,那些來自傳說中名校的課堂直播,據說能改變他們的命運。


          直播能不能推進教育公平,還只是對于未來的猜測?;ヂ摼W也不是善良的燈神,反倒像一枚魔戒,就算能實現愿望,卻并非沒有代價。


          image.png


          01


          一則《這塊屏幕可能改變命運》的新聞刷屏,讓互聯網教育成了津津樂道的話題。貧困縣的農村學生,通過網絡直播課,接受到頂級中學的優質教育,最終成功考入名校,給我們描繪了一幅網絡技術改變農村命運的美好場景。


          image.png


          文章寫得很煽情,有人從中看到了技術烏托邦的美好未來,希望借助互聯網技術,消除城鄉教育之間的信息不對稱,拯救日益凋敝的農村學校;也有人從中看到了廣闊商機,發現了互聯網教育的市場新大陸。


          image.png


          這塊屏幕真的有那么神奇嗎?80后的老斯基,上高中那會兒也做了不少黃岡密卷、海淀真題。相比之下,網絡直播的性價比會更高嗎?


          做出版生意的都知道,教輔書籍的利潤高得驚人。如今換成了直播的形式,自然不可能只是為了公益。實際上縣城學校購買網絡直播課程,一個班一年就要花費六七萬元,還要組織本地教師進行培訓和輔導。


          下了這么大的血本,才換來了跟名校學生同上一堂課的機會。雖然這樣的花銷比學區房還是便宜很多,但要在農村廣泛普及直播課程,恐怕并不現實。


          02


          據開設直播班的東方聞道網校負責人說,16年來共有7.2萬名學生通過這種方式完成高中課程,其中88人考上清華北大。這樣的比例看似很驚人,但橫向對比一下,在大屏幕另一頭的成都七中,僅2016年一年考上清華北大的學生就有55人。


          同上一堂課,差距咋就這么大呢?其實搞過教育的人都知道,想要考試出成績,搶奪生源比如何教學更重要。


          這種虛擬的“直播班”,也不是誰都能上的。而是集中了當地最優秀生源,配備最好的師資力量。那些成績平庸的學生,則被踢出了分母的隊伍,方能保證亮眼的升學率。


          如果直播課的效果真有那么神奇,它就不應該出現在偏遠山區,而首先應該被應用于大城市的那些普通中學。即使在高考錄取率最高的北京,同樣是教育不平衡,近年來郊區和縣城的中學就很少有人考上過清北……為啥這些“燈下黑”的中學,不首先開設直播課?


          image.png


          2014年曾被稱為互聯網教育的元年,如今幾年過去,大把銀子燒掉了,卻不見風口有豬飛起來。倒是線下教育的野蠻增長,從未停止過腳步,逼得相關部門要出手整頓課外培訓。


          市場不需要煽情,從來都是追逐利潤。如果網絡教育找到了成功模式,恐怕商家也不會舍近求遠。畢竟肯為知識產品買單的客戶,都集中在大中城市。


          03


          目前價格昂貴的直播班,注定一時半會兒很難普及,只會是少數人的“特權”。那么,它到底是縮小了城鄉的信息鴻溝,還是拉大了當地的教育差距,恐怕還能難說。


          真正影響到農村地區廣大孩子命運的,也不是直播網課的大屏幕,而是另一塊小屏幕,傳播的不是知識而是欲望。


          有一則新聞說,志愿者去一個山區中學支教,募捐了不少書籍文具。臨走時卻收到一個孩子的紙條:我們不想要這些書,就想要一個能玩游戲的手機。


          image.png


          近些年農村有大量留守兒童,父母出去打工了,陪伴他們的只有手機屏幕,沒有父母監管,一些孩子癡迷手機游戲無心學業。還有人給網絡主播打賞十幾萬,耗盡全家的積蓄。


          藝術家安迪·沃霍爾早就預言過:在未來每個人都可以成名15分鐘。直播時代似乎讓這個預言變成了現實,一些人的生活平庸無奇,傳到網上卻身價倍增,于是才有了草根網紅,以及無數腦殘粉們。


          手機里的虛擬世界正在扭轉他們的價值觀。把無聊當有趣,把低俗當作資本。草根網紅一夜暴富的例子,讓很多孩子似乎找到了成功的捷徑,這可比學習輕松多了。


          image.png


          這塊被互聯網加持的屏幕就像一個魔鏡,它能通曉人們內心的欲望,讓你只看到自己想看的東西,陶醉于娛樂至死的迷宮中,不再去關心現實的命運。


          04


          對現實缺乏想象力的草根用戶,在花花綠綠的網絡世界里,總以為到處可以薅羊毛,其實反而成了被割的韭菜,只有商家才明白背后的真相。


          直播課的大屏幕,如果沒有財政埋單,恐怕不會有商業的熱情投入。真正能讓資本燥起來的,只有利潤。而廣大三四線城市和鄉鎮地區的“小鎮青年”,注定很難成為潮流的引領者,只能成為低端的“流量”存在。


          不過龐大的草根用戶,如今迎來了春天。近幾年互聯網用戶的增長已趨于飽和,很多企業都紛紛尋求“渠道下沉”,比如互聯網新三巨頭的TMD,都是靠下沉到三線以下城市走群眾路線,迅速壯大了市場。


          后起之秀的崛起速度讓人驚嘆:拼多多創辦三年就就赴美上市,這個記錄很快又被趣頭條刷新了,兩年攢齊了一億用戶,吸流量的功夫讓老美分析師驚掉了下巴。


          image.png


          然而這些草根用戶們,辛辛苦苦靠數量捧場,把公司抬進了美國股市,換來的回報卻是各種山寨商品、垃圾信息和低俗營銷。低廉甚至免費的服務,自然更加沒有底線。


          如此賠本賺吆喝換來的流量,到底是客戶還是水軍?恐怕這些公司自己都搞不明白。等美國股民緩過神來,股價就開始一路下滑。


    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  (趣頭條上市以來股價走勢)


          但沒關系,商業資本永遠會為尚未被開墾的市場而瘋狂,因為這個市場充滿了巨大的想象力。


          05


          美國未來學者托夫勒,早在1990年就提出了“數字鴻溝”的概念:在信息時代不同人群對于信息技術的使用能力卻大不相同,社會的差別就此產生。


          移動互聯網時代,手機在國內已經廣泛普及,但鴻溝并未縮小。處于鴻溝另一端的人,雖然可以自由上網,卻逐漸下沉到信息生態鏈的底部。技術和資本的力量,反而讓他們成了各種低端營銷的試驗場,成了為垃圾信息買單的無私用戶,成了被騙子收割的最后一波韭菜。


          有人靠網絡發財,有人在網上受騙。有人傳播先進思想,有人沉迷于無聊視頻?;ヂ摼W企業的下沉策略,似乎正在完成一項偉大的社會分工:信息雖然不再是封閉的,但掌握評價權的一方,卻可以利用信息價值的剪刀差,不斷收割著信息貧困者的時間和精力,把他們的生活變成流量的燃料。


          十多年前曾經有一本熱銷書《世界是平的》,講的就是經濟全球化和信息技術發展,讓世界變得越來愈“平”,原本不同階層的人群,生活的距離似乎被拉近了。


          但如今似乎沒有人提起這本書了,人與人的距離確實被屏幕拉近了,但并未彼此平等,反倒像是地形圖里的等高線。


          學過地理都知道,線條離得越近,地勢就越陡。那些占據制高點的大企業只要揚手一揮,不管撒的是紅包還是垃圾,是香水還是毒液,低處的普羅大眾都無處可逃。


          -END-

          本文由老斯基財經投稿一鳴網,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文章非經授權請勿轉載,

          向一鳴網投稿,請點擊投稿按鈕,詳情請參閱《一鳴網投稿須知》。

          互聯網人都在關注的微信號

          難道你還沒有關注?

          在线观看免费人做人爱视频_国产免费AV在线观看_曰本特色黄大片综合色图_秋霞国产AV在线
          1. <acronym id="tlgmh"></acronym>
            1. <table id="tlgmh"></table>

              1. <track id="tlgmh"></track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