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acronym id="tlgmh"></acronym>
      1. <table id="tlgmh"></table>

        1. <track id="tlgmh"></track>
          糊弄老鄉,他們是走了心的
          看點 糊弄老鄉,他們是走了心的 看點 | 2023-06-07 12:45 糊弄老鄉,他們是走了心的 老斯基財經

          不怕上有政策,就怕下有對策。

          不怕上有政策,就怕下有對策。

          湖南省桂東縣漚江鎮西北26公里處,有一個村叫竹坑村。

          村里有一位77歲的村民宋桂成,2017年他聽說村里要統一組織廁所改建的時候,跟他家老婆子開心壞了。

          改完就傻眼了,新建的廁所管道正對著廚房門口,在宋桂成看來,這位置也不適合裝坐便器。

          這是一個典型的基層鄉親們體悟不到干部們良苦用心的案例。

          宋桂成畢竟年近80歲了,廁所管道這么安排也有干部們的考慮,正對著廚房不是方便老倆口蹲坑的時候也能看著火么。

          同村村民宋淑成提出的疑問就更多,比如為什么安裝的化糞池會高于地基?水管為什么只是掛到房子外墻上沒有通到里面?

          老鄉還是見識淺了,自來水不是能從下往上走么,網絡不有WIFI嗎?咱們的化糞池也能整個加壓泵,水管也可以實現無線連通。

          有時候,干部規劃著眼于實際,咱們又說沒有給未來留下發展空間。

          顯然,人家干部現在也把目光放得更長遠。像竹坑村這種廁所改建工程都會提前規劃十年,讓現在的基礎設施配得上未來的科技感。

          斯基說的這個問題是《焦點訪談》前兩天曝光的,就這些問題,連斯基看來都不是啥大問題。

          但凡接受采訪的干部能接收到正確的信息,都可以給節目組現編上一套“竹坑村村民值得更有科技感的蹲坑”的臺詞。

          作為局外人,斯基都已經替干部們策劃了一套應答方案。

          當然了,真正出自干部的對答,一定是比斯基這種沒有實際糊弄經驗的更接地氣。

          但這件事吧,節目組整得有點技巧。

          之前《焦點訪談》有些節目通常會帶著問題去找干部,把這些問題拋給干部們,讓全國的吃瓜群眾圍觀他們是如何狡辯的。

          2018年6月,甘肅武威市涼州區也開始改造廁所。

          涼州區有個和平鎮,和平鎮里有個大眾村,村里的鄉親們花了十幾天時間,拆掉原來的旱廁,建起新型沖水式廁所。

          建好了之后,老鄉們也傻眼了。這個村總共二十多戶,閑置不用的將近一半,有些化糞池里面連滴污水都沒有。

          雖說村民沒有給化糞池施加壓力,但這些化糞池剛安裝上的時候,就被泥土擠變形了。

          斯基覺得干部們給村民安排的化糞池,應該是用一種新型材料做成的,富有彈性、伸縮自如。

          遇到問題,斯基總覺得干部們是以一種擁抱新技術的姿態來改造廁所的。

          但那次《焦點訪談》采訪的干部回應:

          招標的時候,質量技術都有指標,厚度不少于4個毫米。埋多少深,那都有規范要求,超過規范可能會被壓扁。 

          總結成一句話就是:

          老鄉們操作不規范。 

          這可是干部們花1400塊一套給老鄉挨家挨戶準備的化糞池、蹲便器、沖水桶、排氣管四件套,這些都是有招投標名目的。

          除了硬件配套,干部們還讓廠家安排了操作指導。

          聽上去,干部們一切都給鄉親們安排得明明白白。要說干部工作沒做到位的地方,就是沒和中標公司統一口徑。

          中標公司說,真實成交價格一套在600塊以內。

          從視頻里看得出,工作人員已經很努力地在摁計算器了,連2塊錢的配件和稅費也沒放過。

          但怎么算,真實成交價也就是600塊以內。

          這個價格讓中標公司挺為難,啥操作指導根本沒法提供啊,不過看工作人員的表情壓根沒把操作指導放在心上:

          這東西很簡單,來個人一看就會。 

          斯基也覺得埋個化糞池的事兒,哪能難得住一輩子都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老鄉。大概率,還是這位涼州區的干部給老鄉們加戲了。

          相比之下,咱們湖南桂東縣竹坑村老鄉們的選擇權更大一點。

          他們的廁所改造是自己主動申報的,還不用自己負責安裝。干部們既然給老鄉提供了一攬子服務,當然付出的代價也要高于甘肅的涼州區。

          有個老鄉說,他們簽字的時候看到上面寫著4000塊錢一戶。

          按照他的說法,干部們甚至已經非常周到地把字都幫老鄉們簽好了。

          那干部們這么走心,為啥不能用的廁所也能通過驗收呢?老鄉也很替干部們說話:

          驗收好幾次,驗收都是有人來的,就是看一下,(屋子)里面沒進去。 

          驗收好幾次,干部們都沒進屋里面一趟,斯基覺得肯定是有充分的實踐經驗,支撐他們可以通過這樣的目測進行驗收。

          但這次節目組沒按套路出牌,斯基猜測他們找到桂東縣鄉村振興局羅副局長的時候,大概率是忽悠他講講桂東縣廁所改造的成績的。

          人家羅局在鏡頭前一本正經地介紹這幾年來的成績,說:

          衛生戶廁的普及率是92%左右了。 

          他還對標了一下國家標準,低調地表示:

          縣里的農村廁所改造水平,在全省大概是中等略偏上一點點。 

          當記者把驗收這塊的問題拋給羅局時,單純的羅局大概還沒有意識到這里面有“陷阱”。他真誠地回答:

          縣里要求建化糞池的話必須要連衛生廁所,管子接通。管子接通之后,我們驗收有標準。 

          記者接著問:

          那他屋里要是沒有廁所呢,那算改造完了嗎? 

          羅局誠實地回答:

          不算,必須要衛生間能夠使用啊,而且他也知道怎么使用。 

          這時候,記者還在對羅局刨根問底:

          存不存在他家沒有改廁所,但你們把化糞池給安裝了的情況? 

          羅局完全沒有遲疑地搖搖頭否定:

          不存在。 

          干部們如此用心地給老鄉們改造廁所,為啥老鄉們就想整個“蹲坑自由”都這么難呢?

          斯基覺得這背后一定有神秘力量在搗鬼。

          像山東臨沭縣東官村,干部們也是替老鄉們一攬子規劃并改造好了廁所。但廁所造好了又陷入了一個怪圈——用不了。

          因為改造的廁所連便盆都沒給安上。

          記者找到了負責驗收的村干部,這咋通過驗收的呢?

          李干部有點無辜地說:

          當時我也沒看。 

          記者追問沒看也敢簽字啊。李干部有點魔怔地“哼”了一聲:

          當時我以為都安好了唄。 

          記者這時候都有點生氣了,這國家給的錢讓老百姓享受福利,老百姓沒享受到這怪誰?

          李干部倒也很實誠:

          這說明干部工作不行唄。 

          斯基倒覺得李干部過于自責了,這里面的問題還是得歸咎于老鄉和干部之間信任基礎太牢固了。

          要不然,李干部沒進去看怎么就能知道廁所都改造到位了呢。

          當然更離譜的還在后頭,改造臺賬上至少有10多個村民的名字出現過兩次。

          關于這一點,臨沭縣玉山鎮規劃建設辦公室王主任回應說:

          有些老鄉有兩套房產,他就改造兩套。 

          王主任對老鄉的資產實力很有信心:

          他有兩套房產這很正常。 

          不過記者跟幾個據說有兩套房產的老鄉對了一下,人家否認了??赡苁抢相l覺得不能太露富。

          還有些臺賬上說他已經改造好了,記者到實地一看,老鄉說沒有這回事。

          斯基覺得,這中間一定是一種神秘力量篡改了干部和老鄉們之間的溝通信息。

          要不然,干部們怎么可能這么明目張膽地造假?

          -END-

          本文由老斯基財經投稿一鳴網,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文章非經授權請勿轉載,

          向一鳴網投稿,請點擊投稿按鈕,詳情請參閱《一鳴網投稿須知》。

          互聯網人都在關注的微信號

          難道你還沒有關注?

          在线观看免费人做人爱视频_国产免费AV在线观看_曰本特色黄大片综合色图_秋霞国产AV在线
          1. <acronym id="tlgmh"></acronym>
            1. <table id="tlgmh"></table>

              1. <track id="tlgmh"></track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