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acronym id="tlgmh"></acronym>
      1. <table id="tlgmh"></table>

        1. <track id="tlgmh"></track>
          高考連用筆自由都沒有了嗎?
          行業 高考連用筆自由都沒有了嗎? 行業 | 2023-06-12 11:40 高考連用筆自由都沒有了嗎? 老斯基財經

          有時候卡脖子的是技術,有時候卡脖子的是人心。

          有時候卡脖子的是技術,有時候卡脖子的是人心。

          高考前夕,有一條三年前的公文截圖被翻了出來,在網上四處流傳。

          發文的是河南省教育廳,文件里提到,河南省為了防范省外“高考移民”,將嚴格核查考生的戶籍信息。

          “河南高考”各位都了解,“高考移民”大伙兒也不陌生,但“高考移民”去河南參加高考,這個畫面還是超現實主義了一些。

          其實有些事,本不需要勞煩領導操心的。

          2023年統計河南省的高考人數有131萬人,比第二名山東,多出一個湖北省的考生人數,是北京高考人數的24倍。

          文件這么表述的節目效果,接近河北省說:

          要防范北京人來冀打工。 

          網絡上,關于“在河南高考是一種怎樣的體驗?”這個話題熱度很高,很多過來人又是列數據,又是談感受,很多人說,在河南高考:

          高考移民碰不上,只會遇見上一屆的學長學姐。 

          沒想到前兩天高考的時候,有關“河南高考”的體驗,又增加了一條很新奇的評測體驗。

          6月7日高考首日,不少河南考生在首場考試結束后,就在網上吐槽說,考場配發的文具質量有問題。

          這其中,中性筆出墨不穩定是被吐槽的焦點,有人說出墨量大不能速干,稍不留神就造成卷面污損。

          有人說,自己連換多根都是斷墨,浪費了寶貴的答題時間,來不及演算只能匆匆交卷。

          也有人吐槽考場配發的筆芯太容易折斷,要連換多根才能完成涂寫答題卡,非常搞心態。

          以前以為“河南高考”難在萬里挑一,沒想到考試答題的時候也有人給“上點難度”。這可真是:

          一筆寫不出兩個慘字。 

          高考對多數人來說,不只是場極致的腦力風暴,很多時候也是一場情緒大考。

          從這個角度說,考場配發有問題的文具,其實是給本就“地獄級”的河南高考強度,又做了一次升級。

          隨機挑選一個幸運學子,給他一支不出墨的筆去答卷,考驗他心理極限承壓能力。

          河南學子的福報真是太多啦!

          就是不知道考試結束后,心理素質這個科目該怎么打分。 

          斯基覺得,河南高考統一配發筆,以及配發的筆出現問題,其實是兩個不同的話題,不能模糊在一起討論。

          按規定,河南高考的考生不能自備筆參加考試,只能使用統一采購的筆。

          去網上搜一圈下來會發現,河南這個政策,最早在2015年就已經開始推行。

          江西、甘肅、湖北等省份,甚至比河南還更早一步,要求高考“統一購置文具”,主張考生“裸考化”。

          這么做的目的也很明確,主要為了杜絕用筆作弊的行為,維護高考公平。

          預防作弊,維護高考公平,這個出發點當然值得肯定。

          但在高考考場上,筆這個東西不是件小事,不僅決定了書寫速度和卷面整潔,還直接決定考生情緒。

          用起來順不順手,是種非常微妙,也非常玄學的感受。

          斯基看到,湖北省在2012年的時候,推行高考統一配備文具,但在2017年的時候,湖北宣布高考不再統一配文具,把重點放在升級作弊防控系統上。

          前兩年湖北襄陽曾經想恢復高考使用統一文具,結果被一眾考生家長的建議給勸住了,家長們的一大訴求就是:

          希望考生能在考試中使用平時習慣的文具作答。 

          有人用筆作弊,首先該考慮的不應該是升級考場反作弊系統,從源頭打擊灰產,營造更公平的考試環境嗎?

          用筆作弊的是極個別人,犧牲用筆自由的是所有人。

          為修復一個小的破壞,去進行一種更大的破壞;用個別人的錯誤,去懲罰所有的考生。

          今天出了用筆作弊的案例,就統一考生用筆,明天如果出了用鞋作弊的案例,是不是也要統一買鞋?

          我們在這種一刀切的方法論上,吃的虧是不是有點多了?

          如果這一刀切得漂亮點、嚴把文具質量關也就罷了,怕就怕這次河南考場上出現產品問題。

          要是后續調查結果出來,僅僅是殘次品的概率問題也就罷了。

          要是再鬧出了統購包銷、以次充好、利益輸送這些問題,那可真的就成了:

          為了解決作弊,產生了更大的作弊。 

          這次網上被河南考生吐槽的筆,涉及了晨光、愛好、真彩、寶克等多個品牌。

          河南鄭州有關部門對媒體稱,他們今年高考配發的中性筆是“愛好”牌,目前這批有問題的筆已經被封存,后面會做鑒定。

          在公布的采購合同里,這次給鄭州市招考中心供貨的,是河南省新華書店,生產方是溫州愛好筆業。

          這筆合同采購了超過14萬套文具,花了近120萬元,合下來每套單價8.28元。

          斯基查了下,有報告統計過2020年國內書寫工具品牌市占率,愛好這個牌子占比有2.8%,雖然比不上晨光、得力,也不能說是雜牌子。

          愛好也不是第一次中標鄭州的高考項目,他們2021年的時候也給鄭州提供了近20萬套文具,折合單價在7.78元。

          當時驗收的意見里寫了:

          考試期間及考后無考生投訴,經驗收合格。 

          2022年的時候,鄭州的高考文具沒跟愛好合作,選了江蘇鹽城的好運文具。

          好運文具的老板何漢中號稱是“涂卡筆之父”,首創楔形2B鉛筆芯制作工藝,據說有197萬人使用過他的涂卡筆。

          那一年,好運給鄭州提供了25萬套高考文具,折算下來每套單價才6.42元。

          這些招標項目都要經過競爭性磋商,經過評審專家嚴格審議后方能中標,斯基作為局外人,并不了解里面的評選標準。

          但斯基找了份《中國書寫工具市場規模量價拆分》的報告,上面統計,簽字筆平均單價3.01元,鉛筆平均單價1.71元。

          要是再算上那些橡皮、圓規、三角尺的價格,中標的高考文具套裝,價格實在低得離譜。

          斯基相信,高考這么神圣的事情,應該不會有人這時候還想揩一把油。

          應該吧?

          但很多時候,這類政策性采購很容易陷入一種“既、又、還”的問題里。

          既要價格低廉,又要質量過硬,還有一系列附加條件。

          最后造成的是上市公司大品牌算不過來賬,接不了;小品牌吃下來最后發現擺不平,開始整活兒。

          大家初心都是好的,怎么最終總得出了一個奇怪的結果?

          斯基記得上學的時候,一直有人說小小的圓珠筆頭,那上面有高精尖科技,我們造得了火箭,造不出那個東西。

          甚至后來還發展成為領導人的“圓珠筆之問”。

          后來圓珠筆沒問題了,答題筆問題又出來了。

          有時候卡脖子的是技術,有時候卡脖子的是人心。

          都說高考是為國選材的,考場上坐著答題的,或許是一群將來能思考和解決“圓珠筆之問”的人。

          怎么忍心用這種筆去刁難他們呢?

          -END-

          本文由老斯基財經投稿一鳴網,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文章非經授權請勿轉載,

          向一鳴網投稿,請點擊投稿按鈕,詳情請參閱《一鳴網投稿須知》。

          互聯網人都在關注的微信號

          難道你還沒有關注?

          在线观看免费人做人爱视频_国产免费AV在线观看_曰本特色黄大片综合色图_秋霞国产AV在线
          1. <acronym id="tlgmh"></acronym>
            1. <table id="tlgmh"></table>

              1. <track id="tlgmh"></track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