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acronym id="tlgmh"></acronym>
      1. <table id="tlgmh"></table>

        1. <track id="tlgmh"></track>
          鯰魚爺爺的退休待遇
          看點 鯰魚爺爺的退休待遇 看點 | 2023-10-12 16:36 鯰魚爺爺的退休待遇 老斯基財經

          自罰三杯,讓大伙把氣兒給順了。

          自罰三杯,讓大伙把氣兒給順了。

          北極鯰魚的爺爺退休已經16年,很久沒見過這么熱鬧的排面了。

          微博熱搜的前6條熱點,有5條被自己承包了,大伙都在關心他被收繳了多少位數,為啥還給保留退休待遇?

          在鐘局眼里,或許自己就是老實干到退休的。要不然,當初他沒有那么大的底氣說出這句話:

          自己老老實實就這樣干到退休。

          老局長快八十了,身邊什么樣的人沒見過,相比較起來,他覺得自己一輩子夠老實的了。

          9位數對于咱們來說是一個天文數字,但對于鐘局長們說,這是一個平平常常的數字。

          很多人應該不知道,全國第一個被按上“洗錢”罪名的人是誰?她是重慶巫山縣交通局一個原局長的妻子。

          2007年,巫山縣這個地方一年的財政收入才1個小目標多一點,但這里的交通局晏局一貪就是2000多萬。

          晏局把這些錢交給妻子,妻子用其中的943萬投資了7處房產、各種理財產品。

          要不是當年晏局在重慶南岸區的一個房子漏水,裝了900多萬的8個礦泉水紙箱被水泡了,晏局的這些資產放到今天也能增值到9位數。

          自己也不至于被判了死刑。

          更何況,北極鯰魚的爺爺鐘局本來也是深圳寶安人,一個流傳著很多拆遷暴富傳說的地方。

          在外地人眼里,這里的土著都很低調。

          天天穿一雙拖鞋開一輛小毛驢,走街串巷收租。能讓他暴露身份的,是丁零當啷的鑰匙串。

          或許鐘局確實覺得自己挺老實本分的,局長干到退休也就混了一個當地土著的身家。

          當時,他還給組織寫了一封信要解釋清楚問題,嘴里口口聲聲說不能影響單位聲譽和孫女學習。

          鐘局當然知道自己的問題,他只是覺得自己的那一點問題放到他們那個圈子里,夠不上拿來當典型。

          這個圈子里的人也知道鐘局的問題幾斤幾兩,如果處理過重,以后再出問題就不好掂量了。

          鐘局的身份也很特殊,老人家2007年就退休了,退休十五六年了又被查,這就釋放了一個非常不利于這個圈子的信號。

          等于身上的護身符又少了一個。

          所以咱們看北極鯰魚的通報,反應是為啥還有退休待遇;而在那個圈子的人看來,這是最低級別的退休待遇。

          他們已經作出最大的努力與姿態了。

          顯然這種姿態不能滿足吃瓜群眾,因為在不少吃瓜群眾眼里,一個二級科員退休待遇已經是咱們只能仰望的待遇了。

          畢竟咱們的基礎養老金在100-200元之間的省份還有25個,哪怕咱是浙江、江蘇、廣東的農民,一個月養老金也就配180塊左右。

          城鎮職工的養老金會高一點,能拿到三四千左右。

          這兩天,大伙都在打聽深圳二級科員退休金有多少,保守一點的說法,也比城鎮職工養老金高一些。

          也就是說,鐘局在不忠誠、不老實,對抗組織審查、斂財、貪污,被一棍子打到這個圈子的底層之后,還是能拿到可觀的退休金。

          哪怕干了很多違紀違法的事,鐘局所處的低谷,依舊是普通人捅不到的天花板。

          當然像鐘局這樣的人,咱要說他圖那點退休金,也是小看他的格局了。

          退休待遇這種事,對咱們來說是了不得的事,對他們來說真的只是一條底線。

          北極鯰魚的故事看到這里,從一開始的不作聲到不予公開,再到現在降為二級科員的處罰,貌似是一些人在一步步試探咱們的底線。

          如果不回應就能蒙混過關,就不會有扇巴掌的動作;如果一巴掌扇得群眾不吱聲了,就不會有第二巴掌。

          現在北極鯰魚有沒試探出咱們的底線,斯基不知道,但至少讓咱們看到了他們的底線。

          對于有些人而言,這種底線試探是沒有成本的。

          要是剛好對方沒有精力陪玩這種底線游戲,這些人還能在通往鬼怪的道路上繼續升級。

          這兩天深圳的事兒差不多結束了,西北又來活了。

          一會兒說陜西旅游集團的董事長腐敗,一會兒說一家國企給一個小姑娘的賬戶轉了6個小目標。

          “轉6個小目標”的事也很有意思,是因為職業打假人王海幫農民工討薪沒成功,在討薪的過程中發現的。

          發現了之后,人家也沒第一時間鬧到網上,而是一層一層地舉報。

          斯基估摸著,這個打假人一開始也沒打算跟對方撕破臉,想著能幫人家農民工把工資討到就行。

          但光是這么干,人家不買賬啊??纯从嘘P部門給王海的舉報反饋,就是在一本正經地敷衍人。

          他向銀行舉報公轉私將近6個小目標,人家的反饋概括一下就是:

          累計轉賬金額未達到6億元。

          別看銀行也用了3頁A4紙回復了王海,但在斯基看來,這個回復只是在套用模板,看不出調查的誠意。

          舉報到了這家國企的相關部門,回復就更加格式化了,一個反饋函只要換一個名字和時間就可以應付天下所有舉報人。

          字里行間寫著“高度重視”,卻透露出一股“能奈我何”的傲慢。

          有時候,或許就是這種傲慢激起了舉報人“陪玩到底”的斗志。

          國企給個人賬戶轉6個小目標,從現在情況看,斯基覺得很可能只是一個當地民企掛靠國企的故事。

          所謂的國企賬戶,里面放的可能是這家民企自己的錢。

          民企掛靠國企,中間是否有貓膩不好說,但與“6億國有資產流失”的劇本應該還是有很大出入的。

          知名打假人也很懂拿捏吃瓜群眾的情緒。

          國企將近6億轉賬給一個小姑娘,“國企”“6億”“小姑娘”,不到15個字里疊滿了buff。

          現在斯基可以明確的是,小姑娘是陜西長嘉實業(集團)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黃明的女兒黃堯。

          這個所謂的小姑娘生于1987年,在2013年的時候就坐上了公司總裁的位子。

          如果一家公司的總裁以墊付工程款項、出差等名義報銷,公司賬戶轉到私人賬戶好像也沒什么問題。

          只不過但凡把舉報人的訴求當回事,一開始就補上了農民工的工資,或者認認真真回應關于6個小目標的質疑,都不至于鬧上熱搜。

          那么,話又說回來。

          如果鬧上熱搜也只是自罰三杯,有些人更不怕來來回回多試探上幾回了。

          而多一次試探,就多一次對普通人訴求的碾壓。

          看來,如果鐘局的退休待遇真的被保住了,實在是打了一個不太好的樣。

          -END-

          本文由老斯基財經投稿一鳴網,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文章非經授權請勿轉載,

          向一鳴網投稿,請點擊投稿按鈕,詳情請參閱《一鳴網投稿須知》。

          互聯網人都在關注的微信號

          難道你還沒有關注?

          在线观看免费人做人爱视频_国产免费AV在线观看_曰本特色黄大片综合色图_秋霞国产AV在线
          1. <acronym id="tlgmh"></acronym>
            1. <table id="tlgmh"></table>

              1. <track id="tlgmh"></track>